仰卧在床上的孝司,把睡裤拉到大腿根附近,内裤也脱下一半的状态。

经盲肠炎的手术後六天,缝合状态良好。

麻美感到惊慌,因爲??是在缝口换药,勉强还藏在内裤里的性器很快便勃起,把内裤高高的顶起来。

手术是麻美负责的,所以孝司的阴茎早已经看过。记得和偶像歌手般的面貌不相配的,阴茎稍有假性包皮之外,不但很长,也有很多卷曲约阴毛,看起来很勇猛的样子。

当然麻美还没有看过孝司的阴茎勃起的状态。

孝司是高中二年级,生长在富裕的家庭,受到太多的保护,好像有恋母情结的倾向。住在单人病房,母亲每天来照顾他。

也许还是童贞吧┅

这样想着,看隆起的内裤和露出稍许的阴毛时,麻美又感到慌张,发觉自己的阴户里不仅湿润,还微微蠕动,已经无法抑制冲动了。

「爲什麽变成这样呢?」

麻美用兴奋的口吻说,用手轻抚隆起的部份。

孝司发出紧张的声音。

坚硬的触感,使麻美完全失去自制心。

「真是不乖的男孩,检查时还会勃起。」

说着,拉下内裤时,阴茎弹跳似的露出来。

看到勃起的长大阴茎,麻美倒吸一口气。

「孝司,你还是童贞吧。」

这样问时,孝司困惑的点点头。

麻美用力吸一口气,然後像把话挤出来似的说:「大夫让你毕业好吗?」

孝司露出难以相信的惊讶表情。

「真的吗?」

孝司露出兴奋的神采。

麻美也以紧张的表情点头,她也兴奋了。

麻美脱下白衣和裙子。

医师和病患,而且和未成年的男孩做这种无耻的事┅

麻美想到这儿,産生难以形容的罪恶感。可是兴奋的程度远超过那种感觉。

麻美下半身赤裸的上床,骑在孝司的腰上,用手握肉棒,顶在肉缝上慢慢摩擦。

发出吱噜吱噜的淫咪声。

强烈的快感使麻美忍不住放下屁股,肉棒插入肉洞,引发麻??般的快感。

就在这瞬间,清醒过来。

麻美是躺在M医院医师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床上。

这一天是麻美轮值,所以躺在床上休息。

原来是梦┅好奇怪的梦┅

麻美在心里滴咕,嘌吸急促,也感觉三角裤的底部湿润。对这种情形,麻美感到惊慌。

这一天的白天,麻美捡查孝司的伤口,虽然还没有达到梦里的程度,但孝司的内裤前的确隆起。

当时,麻美即没有惊慌,也没有心跳。刚出道不久,??有二十七岁的单身女医师,如果爲这种情形心就动摇,是无法胜任工作的。

麻美当时??是向孝司的下半身看一眼。

「明天拆线後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拉起孝司的内裤和睡裤。

结果还做那样的梦,可能是因爲从大学附属医院来到这所M医院,一年多来完全投入这种工作,过着连爱人也没有的生活吧。

麻美常听男人们对她说「你是美女」或「你很性感」。

对自己的面貌,??觉得比别人好一些,对自己的身材却有十足的信心。

过着还没有发生不正常的异性关系,但身边有不少男人。

在大学附属医院时,有一个也是医师的爱人。来M医院前,因某种原因而分手。那是因爲麻美先到他的房间等时,偶然在橱璧的大纸箱里发现很多幼齿狂的录影带。

从那以後,没有和男人交往,已经有一年半之久了吧。

是积压欲求不满的关系吗┅?

麻美嘴里念着,起来看锺表。已经午夜十二点多。

已无睡意,身体又感到火热,觉得无法再睡下去了。想去吹一吹秋天的夜风,穿上白衣走出房间。

经过护理中心时,应该有的值夜班的护士小姐也不见了,是去厕所了吗┅?

麻美走到走廊的尽头,从楼梯走到顶楼,看到皎洁的夜光。

伸直双手,做深嘌吸的同时,经过洗衣房的旁边时,麻美突然紧张的停下脚步,因爲听到女人的娇哼的声音。

「啊啊啊┅啊??健治┅要了??」

这一次听得很清楚。

麻美觉得全身火热起来。

小洗衣房的墙角有木架,旁边有五公分左右的缝隙,麻美从缝隙悄悄向里面看去。

刹那间,麻美倒吸一口气。看到一名护士坐在椅子上,双腿放在蹲在前面的男人双肩上,还不停的急促喘息。

护士是值夜班的,二十岁左右,长得很可爱的女孩。

从麻美站起来的地方距离五、六公尺,看到的是两个人的侧面,而那个叫健治的男人在做什麽是一目了然的。

护士的丝袜和三角裤已经脱去,白衣掀起,露出下半身。

男人的脸被大腿挡住而看不见,从穿着研判应该是年轻人,可能和护士是同年龄。

两个人可能是一对情侣,趁值夜班,让男朋友潜入医院。

丢下夜班的工作,和男朋有做这种事情,还真不得了┅

M医院夜间不接受急诊,住院患者嘌叫护士时,如果护士不在,很可能形成严重後果。

一面看两个人的行爲,一面感到愤概时,双手抓住男人的头或肩,露出苦闷的表情的护士发出迫切的啜泣般声音。

「不行啦┅要了??」

护士双手抱紧男人的头,伸直痉挛的双腿。

男人站起来,黑色的头发束在脑後,牛仔裤和内裤一并拉下去,露出刚才麻美在梦中看到的那种勃起的阴茎。

男人把肉棒送到坐在椅子上的护士面前,护士弯下上半身,双手握住肉棒开始舔。

麻美紧张得几乎不能嘌吸,这是第一次看到别人的性行爲。可能是偷看之故,觉得口乾舌燥,兴奋得双腿发抖,早忘了愤概之事。

二十岁左右大概就有很多的性经验,护士的口交动作相当淫猥。

用手揉搓阴囊,头侧左或侧右,发出淫咪的声音,从龟头舔到阴部。

吞入嘴里後,发出哼声吸吮。

可能是热中口交的护士仍旧穿着白衣和白帽,所以看起来更淫荡。

此时,麻美突然紧张的向後看,竟然是穿夹克的孝司,把食指放在嘴前站在那里。

因爲孝司突然把手放在麻美的肩上,不仅吓得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也狼狈的说不出话来。

「那两个人在三天前的晚上也在这里这样弄的。」孝司小声的说。

「看到了吗?」麻美这才用沙哑的声音问。

「嗯,因爲不能睡,就到屋顶上来,刚好┅今天又听说那位护士小姐是夜班,想到或许会┅不过看到大夫来了,我也吓一跳。」

「那麽是比我先来的吗?」

「嗯,发现有人来,急忙藏在门後,大夫早就知道那两个人的事吗?」

「我这是第一次┅孝司,你不能在这种地方,回去吧。」

自己偷看的情形被孝司看到了,爲此感到狼狈的拉孝司的手催促回去时,听到令人惊讶的声音。

孝司从麻美的肩上看过去,这样便形成麻美和孝司互拥的状态,??好转动身体,形成麻美也向里面看的姿态。

看到护士骑在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腿上扭动屁股,还发出小狗哭叫般的声音。

男人把白衣的前面拉开,双手抚摸丰满的乳房,还吸吮乳头。

这一次的麻美和刚才不同,因爲有孝司在身边,所以还能保持清醒。

这种样子不可以让高中生的患者┅

麻美想着,准备转身推开孝司时,又紧张了。因爲有坚硬的东西碰到屁股。

「了不起┅大夫┅受不了。」

孝司用迫切的口吻说着,从後面抱紧麻美。

「不要┅孝司┅不能┅」

麻美感到慌张,可是??能小声制止,而还不能激烈拒绝,那样会使偷看的事被发觉,而且孝司才刚动过手术。

就在不停的扭动身体时,麻美更慌张,因爲屁股上更清楚的感受到孝司裤前坚硬的东西,産生兴奋般的陶醉感。

孝司的双手在麻美的胸前抚摸乳房,带着几分犹豫和生疏的动作抚摸乳房。

意外的状况使麻美兴奋,嘌吸也急促。可是心里还想到,孝司可能还是童贞。

孝司的嘌吸也急促,嘌吸喷在耳朵,使麻美産生触电般的性感。

「不要┅」

说出言不由衷的话,麻美主动的把屁股压在孝司的勃起物上扭动。

看到麻美的这种反应,可能更煽动孝司,这一次,手伸入裙内,隔着裤袜抚摸下腹部。

就在面前有两个年轻人在性交,一面看着淫荡扭动屁股的护士,一面有孝司勃起的阴茎顶在屁股上。乳房和下腹部受到抚摸,使得麻美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

两个年轻人的行爲越来越激烈,男的也开始和护士一起扭动屁股。

麻美转身对孝司。

「孝司,走吧┅」

说完,拉着孝司的手臂,向顶楼的门走去。

麻美站在坐在床上的孝司面前,这里是孝司的单人病房。

「对大夫做那种事情,太不应该了。」

麻美用责备的口吻说时,孝司难爲情的低下头,但嘟着嘴说:「可是看到那样的事就受不了了。」

房里没有点灯,射进来的月光却能看清楚孝司的表情。

从顶楼到病房,以及现在,麻美的心都在激烈跳动。

「孝司,你有女人的经验吗?」

孝司??是低着头摇头。

「想有经验吗?」

「当然呀┅」

「对象是大夫也想吗?」

孝司擡起头,惊讶的点点头。

麻美一直觉得还在做梦,甚至比刚才的梦更兴奋。

眼睛盯在孝司的脸上,脱去白衣。

孝司露出紧张的表情低下头。

麻美解开上衣的钮扣。

这时,孝司的眼睛盯在麻美脱衣服的动作上。

露出看起来就像童贞的紧张,不安和兴奋的表情。对此,麻美显得镇静,可能是想到自己比较年长和有经验,産生类似优越感的心情。

想到这就要得到高中二年级男生的童贞,産生一种未曾有过的兴奋。

上半身??剩下白色的乳罩,脱去裙子,露出肤色的裤袜,同时也能看到高开叉的三角裤。

看麻美的孝司的眼睛,好像冒出异常的光泽。

感受到那种视线,麻美觉得很刺激。同时産生挑逗孝司的自己都感到吃惊的心情。

以性感的动作脱去裤袜,解下乳罩,把双手放在身边。

听到孝司吞口水的声音。

麻美张开嘴,不然会感到嘌吸困难。

「孝司,你也脱吧。」

麻美的声音像嘴里含有东西,有些模糊不清。

孝司听到麻美的声音後才清醒过来似的,站起来,脱去睡衣,内裤前已高高隆起。

「内裤也脱了吧。」

麻美看着隆起的内裤,说完便脱三角裤,孝司也脱了内裤。

看到勃起的肉棒跳出来,麻美感到头昏目眩,同时阴户一阵骚痒感,麻美几乎发出呻吟声。

看到伤口上贴纱布和胶带,勃起的肉棒几乎要碰到的样子,麻美这才想到对方是病患,也産生罪恶感,但理性还不足以压制欲望。

「真有精神。」

麻美露出笑容上床後,和孝司面对面坐下。

「看这样子,在住院的时间里手淫了吧。」

爲缓和孝司的紧张和兴奋的心情,麻美故意用开玩笑的口吻同时,孝司难爲情的笑了。

「??有一次┅」

「你说三天前也看过刚刚那件事,是那一次手淫的吗?」

孝司点头。

「孝司,你看过女人的那个地方吗?」

「在┅A片┅」

「真是不乖的孩子,看那种东西呀。」

「同学们都看,有经验的已经不少了。」

「原来如此。孝司,你想看吗?」

「什麽?」

「我的那里┅」

麻美觉得脸如火烧般的热,如果对方不是处男,根本说不出口。

孝司下口水,点点头。

麻美双手落在背後,竖起双膝,羞耻感使全身如火般的热。在强烈的兴奋中慢慢分开双腿。

对自己主动采取的姿势,使得麻美的脑海一片空白。

孝司伸出头凝视麻美的性器。

感受到孝司的视线刺在那里,大腿根微微颤抖,而且肉洞开始蠕动,从肉缝挤出蜜汁。

「啊┅」

麻美发出颤抖的声音,说:「孝司,你可以摸,摸阴核吧。」说完,催促似的扭动屁股。

当孝司的手指碰到阴核的刹那,身体産生触电般的快感。

「轻轻的摸吧┅」

「这样吗?」

孝司的声音沙哑,手指在阴核上画圆似的爱抚。

「对┅啊┅好┅你弄的好┅」

麻??般的快感从肉洞扩散到全身,不由得扭动屁股。

「我可以吻这里吗?」孝司突然向麻美问。

「不行,我还没有洗澡。」

「不要紧的,我早就喜欢大夫了。」说完,嘴压在花芯上。

「啊??不行┅孝司┅不要┅啊啊┅」

麻美本来想拒绝,但舌尖舔到阴核的刹那,发出哼声,仰倒在床上。

可能是看过A片之故,大概有充分的性知识和技巧。孝司的舌头在膨胀的阴核上摩擦,还故意发出啾啾的淫咪声舔舐。

本来就有欲求不满,又偷看性交的场面而受到刺激的麻美,已经没有忍耐力了。

尽量压低声音,怕邻房听到,发出啜泣般的哼声,很快的就被逼到绝顶。

「啊┅」

把了这句话,用枕头压在嘴里消音。

「啊┅孝司┅」

麻美一面扭动屁股,一面说:「用手指插入应该用阴茎插入的地方吧。」

孝司的手指在湿淋淋的肉洞滑动後,咕噜一声插入肉洞内。

「啊┅就是那里┅」

??是插入手指,麻美似乎又达到高潮,屁股开始颤抖。

「哇??把手指夹紧了??」

麻美也感觉出来,肉洞主动的勒紧孝司的手指,好像要更深的吞进去。

在麻美的脑海里出现的不是孝司的手指,而是勃起的阴茎插入的情景。

但对方是处男,插入後可能很快便射精。

「活动手指吧。」

「这样吗?」

孝司的手指开始抽动或转动,听到噗吱噗吱的淫咪声。

「啊┅对┅啊┅好舒服??」

麻美忍不住似的配合孝司的手指的动作扭动屁股,压抑快要发出来的哼声,把手挡在嘴上,或用双手抓住床单。不久後,忍不住擡起身体,说:「你还是病患,所以躺下来吧┅」

让孝司仰卧後,麻美骑在耸立的肉棒上,手握阴茎,对正肉洞口,屁股慢慢的落下去。

龟头滑入肉洞里,麻美用力吸一口气,産生就这样插入到底的欲望。

可是有刺激伤口之虑,勉强克制自己让阴茎进入三分之二的程度便停止。

稍弯下上身看结合的部份,然後慢慢的上下摆动屁股,湿淋淋的阴唇包夹沾上蜜汁,发出光泽的肉棒。

孝司他瞪大眼睛看肉棒进出的景色。

「啊┅好┅孝司呢?」

「我也好┅快要忍不住了。」孝司兴奋的回答。

「到那时候要说出来,我也要一起。」

「嗯┅」

麻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来,但産生新鲜的快感。因爲肉棒没有插入到底,有意犹未尽之感,这种急燥感,又引来强烈的性感。

「不行了??要射了??」孝司突然紧张的说。

「射吧??尽量射吧┅」

麻美有节奏的上下摆动屁股,孝司露出惊慌的表情。

「射了??」

孝司向上擡起屁股,龟头碰到子宫口,麻??般的快感使麻美喘息的刹那,肉棒振动的同时射出精液。

孝司把头靠在仰卧的麻美胸上,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的躺在床上。

「孝司,这样你就是大男人了。明天出院之後,要记得今晚的事。」

麻美抚摸孝司的头。

孝司擡起头说:「我不要回忆,出院之後我还要见面。」

「不行的,你还是高中生,不可能做这种事。」

「爲什麽不可能?我要。」

孝司说完,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啊┅不要┅」

麻美推开孝司,可是伸出的双手反而把孝司的头抱紧。刚才尚未达到性高潮的身体又开始点燃欲火。

麻美感到惊疴,这是因爲有硬的东西碰到大腿。射精还不到十分锺,孝司又勃起来了。

麻美起身,让孝司仰卧。

「啊,又这样了┅」

用兴奋的声音说完,握住阴茎,往嘴里送。

「这样┅不行呀??」

可能性交之後??用卫生纸擦拭,和刚才相反,轮到孝司露出困惑的表情。

麻美舔肉棒,从龟头舔到根部,然後吞入嘴里摩擦。

孝司抱住麻美的腰,用力拉,麻美犹豫一下後骑在孝司的脸上,形成麻美在上的69姿势。

孝司的手指突然入侵肉洞内。麻美嘴含肉棒发出哼声。孝司的手指在肉洞里抽插的同时,用另一??手揉搓阴核。

麻美忍不住淫荡的扭动屁股,吐出肉棒,说:「这一次你在上面,但小心伤口。」麻美说完便仰卧。

「这样就不会了。」

孝司使麻美的身体侧卧,抱起一腿。确实用这样的姿势就不会使右下腹部的伤口碰到麻美的身体了。对有这样智慧的孝司感到惊讶时,孝司把麻美的一腿放在肩上,开始用龟头寻找肉洞。

不知是不是故意让麻美急燥,龟头在阴核和肉缝上摩擦时,麻美忍不住哀求道:「啊┅不行了┅插进来吧??」

「不行,你要说把孝司的肉棒插入阴户才行。」

「这┅」

「我是喜欢这样的,我手淫时就是这样幻想的。」

孝司说完,继续用龟头在阴核上摩擦。

麻美已经兴奋得无法忍耐。

「啊┅把孝司的肉棒插入我的阴户里吧┅」

「太好了??」

这一次可能是射精之故,一开始就猛烈抽插。

麻美在快感中对将来感到不安,但很快的陶醉在年轻的肉棒带来的快感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