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董事长之口爆山东

很快,张丰结束了预订的出差任务,没有回家,在预订的宾馆?等着阿晴的

到来,一个人无聊的呆在大酒店?,发呆,想着阿晴丰满的肉体和迷人的小穴,

胯下的肉棒竟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铃……”电话响了,张丰拿起电话,很温柔的小姐的声音:“先生,要按

摩麽?”张丰听到这话,顿时性起,不免精虫上脑,欲火升腾,虽然在外面犯规

不是第一回,可是象这次感觉那麽强烈的要求还是首次。

张丰问道:“怎麽按摩啊?”

“您说怎麽按就怎麽按啊,我很漂亮啊,要不要呢?”夹杂着山东口音的普

通话好听而又性感。

张丰接着问:“在什麽地方啊?”

“我到您的房间?来,好吗,老板?”

“好吧,快点吧。”

一会的功夫,房间的门铃响了,张丰打开门,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一个个头

高挑,美丽丰满的女孩子站在了门前,只见她个头有1.70左右,身材极好,

双乳丰满,一条吊带裙子掩不住满膛春色,那两个奶子好像要从裙子?蹦出来,

腰肢细软,盈盈一握,不敢想象,这麽细的纤腰怎麽能顶的起来那两个漂亮的肉

球。

女孩子进屋後,很轻松的转了一圈,骄傲的问:“满意麽?”

张丰带着欣赏的眼光挑剔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虽然张丰在外面也不是没

有玩过女人,但象这麽出色的还真是很少看见,心?不禁暗暗的叹息,“这麽漂

亮的女孩子,怎麽会做这行啊。”

“老板,你是先按摩还是?”女孩子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有些焦急的问。

“哦,你先洗澡吧,洗完以後再说。”张丰带着笑回答道,突然间,张丰不

想很快的干这个女孩子,他想好好享受一下这样的美人了。

“你叫什麽名字啊,小妹妹?”张丰看着姑娘问道。

“我叫海玲。”女孩子一边脱下裙子,一边回答道。只见她小手轻轻一扭,

吊带裙子从身上滑了下来,粉色的蕾丝胸罩托着锋芒毕露的奶子,透过透明的胸

罩,可以看见两个小小的奶头已经俏立,下身的粉色蕾丝内裤中间,芳草萋萋,

一条小缝隐约可见。

海玲转过身,对张丰说:“可以帮我把衣脱了麽?”

张丰没有动作,只是笑着回答道:“我喜欢看女孩子自己脱衣服,你知道

麽。”

海玲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男人,以前的客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已扑了上

来,兽欲大发了,哪还会在这?等。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但是毕竟做了长时间的

小姐,海玲娇笑着说:“还是你坏,好啊,我让你好好看。”

海玲伸手从胸罩的前面把扣子解开,轰然一下,年轻女孩子的漂亮乳房出现

在张丰面前,挺拔而丰满,和阿晴柔软略有下垂的乳房有着本质的区别。嫣红的

奶头挺立而骄傲,和她的主人一样的傲慢和自信。

看着张丰依然没有任何动作,海玲不禁咬了一下嘴唇,慢慢的蹲下,开始脱

自己的内裤,姿式优雅的象一头小鹿。没有想到,漂亮的女孩子脱衣服都是一种

美丽的事情。海玲灵巧的把内裤脱了下来,站在了张丰的跟前,笔直的小腿,雪

白粉嫩的大腿。终于这只骄傲的小鹿剥得光光的站在猎人的面前,而此时,这个

猎人的枪已经举了起来,准备发射了。

修长雪白的大腿根部,黑黑的毛发,修剪的不太整齐,可是比较的稀疏,双

腿间嫣红的肉缝还是很紧的关闭着,不知怎麽回事,海玲感到在这个男人的目光

下,自己好像被洞穿一样,内心潜在的欲望不可遏止的升腾起来,脸就像酒烧过

一样,下身也渐渐的湿了。肉缝竟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欲望不知不觉的流了

出来。

“不行,不能这样。”海玲心?想着,这样下去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麽,

他是不是变态的啊,海玲有点儿怕了,但是又有一点想要的感觉,海玲犹豫了一

下。自己擡起腿来,一个标准的踢腿过顶动作,把右腿擡到了自己的头顶,“想

看麽,好好看看吧。”

这个动作出乎张丰的意料之外,只见眼前一片淫糜的景象,湿润的肉缝轻轻

裂开,嫣红的肉豆在挑逗着张丰的视觉器官和神经中枢。肉缝中间的小小洞口越

来越湿润。一切都还显示着这个女孩子的性经验不是很丰富,也就是说,这个女

孩子的秘洞至少还没有多少人进去过。

张丰轻轻的走到海玲的身边,扶住海玲的长腿,低下头去吻到了海玲的秘洞

深处,“啊……”也许是站得时间久了,或者说张丰的舌头象灵蛇一样伸到了海

玲的深处,海玲一阵阵的颤抖,身子软了下来,倒在张丰的怀?。张丰把海玲放

在了床上。

海玲不由自主的喘息着,张丰还在继续亲吻着海玲的逼逼,一边把海玲的双

腿分开,一边舔吸着海玲的密处,张丰的舌头快速的逗弄着海玲的小豆豆,一边

的咬着,一边用舌头伸进海玲逼逼的深处,也不知道爲什麽,张丰没有嫌弃海玲

是一个小姐,竟然如此做下去,也许在张丰眼?,只有想爱的女人,没有下贱的

娼妓。

张丰在舔吸的同时,双手抱紧海玲的臀部,向上托起,海玲也极力的擡起臀

部,好让张丰的舌尖进入的更深,海玲做小姐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也有了一些

经验,这样的男人同样是第一次遇到,内心的感受使自己的淫水象泄洪一样喷发

出来。张丰满满的吸了一口。

张丰站起身,抱着了海玲,把嘴唇伸向海玲,海玲吻着张丰,一股咸咸的液

体流进了自己的舌头,自己淫水的味道啊,海玲更兴奋了。

海玲不由分说的撕下了张丰的衬衣,又解开张丰的皮带,把张丰的长裤连着

内裤一下脱了下去,巨大的阳具一下子伸向了天空。海玲张开樱桃小口,轻轻的

舔着张丰的蛋蛋,张丰快乐的想要飞起来,海玲一边舔着一边问:“舒服麽,哥

哥?”

“舒服极了。”张丰得意的回答道。

海玲张开小嘴,把张丰的阳具全部吞了进去,一边的吞着,一边用舌头抵着

张丰的马眼,张丰的阳具更加粗大,海玲好像都没有办法容纳一样,但是这个女

孩子没有怨言的一进一出的吞咽着,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张丰的龟头,一下温柔一

下体贴,张丰舒服的就想马上放出来,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抱着海玲的头开始深

喉,张丰疯狂的动着,海玲也疯狂的回应,

张丰叫道:“我要出来了。”

海玲没有回答,继续吞咽着张丰的阳具,终于,张丰发出了一声叹息,一股

浓浓的津液射进了海玲的嘴?。张董事长的第一次口爆就给了我们可爱的小姐,

海玲。海玲温柔的笑道:“我喝掉它,可以麽?”说完,就把张丰的子孙咽了下

去。这个动作让张丰目瞪口呆

事毕,海玲温柔的躺在张丰的身边,抚摩着张丰健壮的胸膛,和张丰谈起自

己走上这条路的经过。海玲是山大艺术系的学生,现在刚刚毕业,走上这条路纯

属同一个寝室的女生带的结果,由于和男朋友分手,一气之下,又加上禁不起高

消费的诱惑,开始自己的卖笑生涯,也是才出来做不久,就遇到了张丰。

张丰看着身边的女孩子说道:“你有本科的文凭,做这事,不觉得亏麽。”

海玲笑了一下,“我不会做时间长的,而且我找客人是挑的。只要攒够了出

国的钱,我就不会再干了。”

张丰沈默了一会,“那要是这样,我劝你不要呆在山东了,要去就去北京,

北京赚的更快,只有那样,你出头的日子才会更快的到来。”

“是麽,也对啊,我也想出去看看了。”

躺了一会,海玲腻声说道:“哥,我再给你一次好麽。”

“好啊,欢迎。”张丰心底也着实喜欢这个美人,刚才只是口爆,还没有插

进去这个美人的逼逼,心?还是有些不甘。

海玲看着张丰胯下萎缩的阳根,转过身,趴在张丰的双腿之间开始舔吸,同

时用奶子按摩着张丰的胸膛,撅起的臀部正好对着张丰的脸颊,小小的逼逼露水

滴滴,张丰开始舔着海玲的嫩逼,舔得海玲一阵阵的颤抖着。

海玲丰满的乳房在张丰的胸膛上慢慢的揉着,舌头在张丰的蛋蛋下面一点点

的咬着,吸着,用丁香小舌在张丰的大腿根漫游,很快张丰的阳具又一次坚硬,

紫红的龟头象鸡蛋一样升了起来,海玲的舌头在阳具的下方一下一下的舔着,舔

得张丰心神俱碎。

张丰也没有闲着,双手在海玲的乳房上揉捏着,少女的乳房就是坚挺,张丰

把玩着,感受这和自己妻子还有阿晴不一样的地方,想到了阿晴,张丰更是不可

遏制的坚硬,一下把海玲翻了下来,压在身下,不由分说的把阳具直接插进海玲

水淋淋的小逼?,海玲感到逼?一下子充实了起来,发出一声快乐的喊声:“好

硬啊。”

没有什麽前奏,张丰跪坐在海玲的双腿上,用手撑着床沿,开始一进一出的

抽送,海玲的小穴?湿的厉害,张丰进出的很轻松很得意,每一次的抽插都引起

海玲的一声呻吟。

海玲的声音越来越大,滴滴的水珠顺着张丰的阳具滴落到床单上,由于这个

姿式可以很容易的插到女性的G点,海玲被干的心?一阵阵的舒服,叫道:“好

极了,哥哥,你干的舒服极了,我要死了啊……”双腿一伸,全身象抽筋一样的

坍了下来。

张丰由于刚刚出火,现在欲火正旺,哪?容得海玲这个时候缴枪,不由分说

的把海玲的双腿擡起,站在地上又是一轮猛攻,海玲嫩嫩的逼逼被插的向外翻

转,阴唇向外大大的翻着,秘密的洞口随着阳具的进出全部显现在张丰的面前,

张丰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更加激动,更是加快进程,每一次的深入浅出都让海玲

欲仙欲死,发出少女特有的一声又一声的浪叫:“啊……好舒服,好厉害啊。”

张丰听着少女的叫床声,更加威猛,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海玲的逼逼一下子

咬住,每一次进入都好像穿越千山万水,真是舒服得无与伦比,真没有想到海玲

的逼逼竟然是绝妙的好穴,这一次的插入真是不虚此行啊。

张丰看海玲实在是快乐的受不了了,也停了下来,让海玲翻过身来,跪在床

上,让海玲的臀部对着自己,扑哧一声,一下子就轻松的插了进去,海玲刚刚从

欢乐的边缘苏醒过来,又是一个强烈的刺激,竟然不由自主的大声呼叫起来:

“啊,饶了我吧,我要死了啊,舒服死了。”

张丰站在地上,双手扶住海玲的纤腰,一边用力的插入,海玲也自动的把屁

股向後撞击着,两个人都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享受着男女间最美好的性爱过程,

淫水顺着张丰的阳根把地面流湿了一大片。

终于,张丰觉得要出精了,加快了动作,海玲也感觉到这一点,更加猛烈的

向後动作,终于,张丰发射了全部的子弹,瘫软在海玲柔软的身体上,三次的高

潮也把海玲整的全身无力。两个人昏昏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天黑,两个人才慢慢醒来,张丰看着身边春睡刚醒的漂亮女

孩子,不禁的好笑自己的荒唐,竟然和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有这样的激情,要不是

在外地,真不知道自己还会怎麽对待她。

海玲也在看着这个成熟的男士,从来没有人可以让海玲这样的疯狂和刺激,

虽然也做了一段时间小姐了,还是头一次这样舒服。没想到这个男人这样厉害,

想到这?,自己的下身竟然不经意的抖了起来。

晚上,海玲还想留在这?,但是张丰恢复了理智,没有说什麽,只是说自己

还有事,然後拿出1000元给了海玲,海玲拿着这些钱,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二话没有说,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走的时候,两条腿都好像软了一样。

第二天,阿晴来到了张丰的宾馆,张丰看着眼前的美人,慌忙的把阿晴接到

房间?,不知道爲什麽,张丰就是喜欢这个女人,虽然张丰也是一个好渔色的男

人,但是对于阿晴来说,张丰真的是喜欢,没有玩弄的意思。同样,阿晴对于张

丰,也是默默的爱着,就像自己的生命一样。

“张丰,我要回去了,你呢?”阿晴柔柔的问道。

“我也回去,我们一起。”张丰忙着说。

“还是我一个人走吧,一起不好。”阿晴还是轻轻的说。不知道爲什麽,张

丰觉得阿晴的语气有些奇怪,和分手时候一点也不一样,有些冷冷的感觉。

也许女人就是这样,张丰也被阿晴的冷漠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同时也

激起了心?的傲气,这个女人,真是的,于是也礼貌的说:“那好,我过几天再

走。”听了这句话,阿晴心?不知道什麽滋味,眼睛一红,低下头,向外走去。

看到心上人如此难过,张丰猛地扑了上去,搂住阿晴的小腰,轻轻的在阿晴

的耳边说,“不要走好吗,阿晴,我真的喜欢你。”

这已经是张丰第三次说这句话了,每次听来都是不一样的感觉,阿晴感到自

己的耳朵一下热了起来,竟然抽泣起来,“丰,这样做,我们对不起我们的家庭

啊。”

“有什麽啊,谁说每个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啊,这是不公平的啊,难道夫妻

间就是占有麽?难道我们就不能相爱麽,你说什麽啊。”张丰回答说。

“难道我们这样做对麽?丰,这些天我一闭上眼睛就想到我是不是一个坏女

人,你是男人,没有关系,我呢,我怎麽办?”阿晴默默的流着眼泪。

“对,没有什麽错,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你爱我。不代表你

不能爱你丈夫,我也是这样,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快乐,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内心感

受麽?”

阿晴什麽话也没说,只是流着眼泪,张丰的心象是被刀绞一样,走到阿晴身

边,搂住了她,阿晴把头靠在张丰的肩膀上,感觉这几天所发的誓一下子云消雾

散,再也无法很心离开张丰了。

柔情蜜意,不再细表,只是无论张丰怎样做,阿晴就是不肯和张丰再发生关

系,张丰同样知道,这个时候不可操之太急,这样着急的想得到她,只会使阿晴

害怕的远离自己,只是亲亲嘴唇,吻吻耳朵,仅限于平常的小小性交流,就是这

样,阿晴也总是欢娱的无法抑止,她感觉自己会永远的堕落下去。

回到公司以後,由于两个人的身份差距,张丰很难再次接触到阿晴,终于张

丰等到了这一天。

这天,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张丰打电话给阿晴所在车间主任,要一份4月

份的産量报告和消耗情况汇总,正好阿晴在旁边办公室坐着,结果,车间主任就

把这件事交给了阿晴,听了这句话,阿晴竟然不自主的激动起来,小别胜新婚,

阿晴突然觉得今天一定会发生什麽事情。

在前往张丰办公室的路上,阿晴的小穴竟然开始流水,阿晴感觉到自己的穴

?就像什麽东西在咬一样,想着在火车上的一幕,突然很想张丰再次的插入。

来到张丰的办公室,敲敲门,张丰冷漠的声音传出来:“进来,然後把门关

上。”阿晴打开门,看着还低着头忙碌的张丰,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爱错人,这个

男人就是一个热爱工作的狂人,有事业心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呢?

张丰擡起头来,愣住了,没有想到,竟然是阿晴来了,张丰简直高兴的不知

道怎麽好了,连忙满脸堆笑的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激动的站了起来,“你怎麽来

了?真好。”一时之间竟无法说话。

阿晴看着张丰,内心潜在的欲望战胜了理智,面红耳赤,感觉自己的乳房开

始膨胀,小穴?水流的速度随着心跳开始加快,竟然想瘫软下来。

张丰一把把阿晴抱住,吻到了阿晴的嘴唇,舌头轻易的进入了少妇湿润的嘴

?,阿晴娇喘着,“别,有人,门没关好。”张丰只好放开阿晴,把门关紧,回

过头来,看着阿晴,已经媚眼如丝,喘息连连了。

张丰反手搂着阿晴,不让阿晴滑倒,继续亲吻着阿晴柔柔的嘴唇,感受着少

妇成熟的丰韵,阿晴也放弃了矜持,开始放纵自己,两人的舌头在互相搅拌着。

张丰贪婪的吮吸着阿晴的丁香软舌,终于可以认认真真的享受这个美人了,

张丰很激动,开始亲吻阿晴的耳朵。阿晴早已欲火焚身,不可控制,当张丰的牙

齿咬着阿晴耳朵的时候,阿晴已经开始叹息。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耳朵也是敏

感地带啊,和自己丈夫做的时候却总是找不到感觉,张丰真是自己命?的克星

麽。

张丰的双手顺着阿晴的工作服摸了上去,摸着少妇光滑饱满的後背,没有一

点点的赘肉,线条还是那样的笔直。

轻轻的张丰就把胸罩的扣子打开,阿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张丰从背後感触

着阿晴的乳房,少妇的乳房丰满而柔软,小小的奶头茁壮挺立,张丰用自己的手

指捏着,同时紧紧的贴住阿晴,粗大的阳根抵住阿晴漂亮的屁股,张丰的另一只

手,顺着乳房向下摸去。平坦的腹部结实而有弹性,张丰的大手,使劲的揉着阿

晴的腹部,直接顺着阿晴的裤子伸了进去。

隔着阿晴的内裤,张丰感觉自己的手一片湿润,轻轻的在阿晴的耳朵边说:

“怎麽湿的这麽厉害啊,阿晴。”阿晴完全沈迷于张丰的蹂躏之中,全然不知道

张丰在说什麽,只是被动的接受来自张丰的爱抚。

张丰趁阿晴不注意的时候,解开了阿晴的长裤,阿晴觉得自己的腿一凉,长

裤顺着修长笔直的大腿落了下去,张丰低下头,想着,这次一定要让阿晴真正的

臣服于自己,只有给她最美好的性爱。

张丰不顾阿晴的轻微反抗,把阿晴面对着办公桌放趴下,自己则蹲下,开始

亲吻阿晴结实的屁股,阿晴轻声的惊呼:“不要,那儿脏。”

“不脏,我喜欢看你的屁股。”听着张丰粗鲁的话语,阿晴觉得特别的刺

激,和自己丈夫从来没有的感受。

张丰的手在阿晴的小穴前慢慢的摸着,用手指卷着阿晴的毛毛,不时调皮的

向那?插进去,阿晴现在就象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张丰顺着阿晴臀部亲着,

阿晴浑圆的屁股雪白粉嫩,中国女人很少有这样好看的臀部,就像一个真正的苹

果,张丰的舌头沿着阿晴的屁股缝向下亲着。阿晴战抖着,淫水一滴滴的流了出

来,张丰把阿晴的双腿轻轻的分开,少妇粉嫩柔软的小逼突了出来。

每一个从後面看过的男人都知道,女人背对着自己是一种最刺激最美好的享

受,由于小穴夹在中间,特别是女人的身子低下来的时候,整个小穴全部突出。

阿晴两片柔柔的花瓣全部开放,鲜嫩的花蕊让张丰垂涎欲滴,张丰开始舔着

阿晴的花瓣,一边的舔吸,一边用舌头调皮的逗着阿晴敏感的G点。这时候的阿

晴早已浑身瘫软,内心只想着让张丰快点插进去,但是原来的矜持和害怕毕竟还

存在,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张丰没有急于进攻,他知道象阿晴这样的女人只有慢火才能享受到性的快

乐,张丰前後夹攻,阿晴急于让张丰插入,开始扭动身体,张丰的手指在阿晴的

阴道?开始抽送,阿晴的小穴猛的进入了异物,觉得好受了些。张丰的手指一边

抽送,一边摩擦着阿晴小逼的褶子,阿晴的淫水不可抑止的顺着张丰的手指流出

来。

张丰的舌头开始舔吸阿晴的菊门,阿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只觉得腿一

软,阴道?一阵的痉挛,汹涌的潮水喷射而出,张丰的手指感到丝丝的酥麻,原

来这样就可以让阿晴高潮啊。

张丰看着阿晴高潮时淫荡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一下就把

阳具插进了阿晴的小逼?,张丰轻声问阿晴:“?面好烫啊,真舒服,你呢?”

阿晴欲语还羞,点点头,看着阿晴的动作,张丰忍不住开始冲撞起来,每一次抽

出来後都用力的插进去,深深的插到阿晴的小逼深处,阿晴也跟随着张丰的深插

浅抽开始淫荡的向後回应着,浑圆的臀部扭动着,摇晃着。

张丰每一次的插入都顺着阿晴的G点顺流而下,进入紧密满水的秘洞,抽出

来时又沿着光滑的臀缝。这种美好的感觉让张丰乐不可支。

阿晴这是第二次和张丰做爱。第一次在火车上的激情匆忙而紧张,这一次却

是紧张而充实,当张丰插入的时候,小穴涨涨的,张丰的肉棒在小穴?左冲右

突,自己阴道?那种密切接触的感觉,带给自己全新的性爱滋味。当张丰抽出去

的时候,小穴?就像一下少了什麽东西一样,就急切的想回到刚才的充实感,于

是不由自主的把屁股向後延伸。

张丰越干越快,阿晴回应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阿晴觉得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一

样,自己的小洞?産生一股极强的吸力,吸着张丰的阳具,使张丰每一次抽出来

都遇到了阻碍,张丰也知道自己快到了尽头,更加的卖力。

阿晴的花心一酸,洪水又一次的爆发,同时张丰也进入了最後关头,觉得自

己的肉棒一下子被阿晴的小逼咬住。无法後退一点,精液无法控制的喷射出来,

射进了阿晴的花心?,而此时,阿晴觉得就好像要尿尿一样,身体无法控制自己

的肌肉,又是一大股的液体汹涌而致,整个的身体瘫软在办公桌上,不停的喘

息,没有一丝的力气。